第16屆理事長的話

林奏延

請政府用全新的思維來看待兒童醫療
台灣兒科醫學會理事長 林奏延 2005.6.14


幾個月前,發生了震驚台灣的“邱小妹事件”,各界做了許多檢討,但其實都未切入主題,因為這個事件雖然基本上是『兒童受虐事件』,但卻從根本暴露了台灣醫療體系、社福體系及司法體系等的重大缺失。

台灣社會近年來變化迅速,帶動兒童醫療環境大幅度的變遷。由於公共衛生的進步,疫苗的廣泛使用,使得急性感染症大量減少;也由於少子化的影響,目前每年新生人口只有20萬人,比起二、三十年前年前已足足減少了一半。更由於優生保健的實施,使得先天畸形兒童大量減少,這些都是國家現代化必然的趨勢。我們很樂見台灣的兒童醫療,已由量的普及轉為質的提昇;兒童醫療也由治療疾病,轉變為預防疾病。今天我們要求下一代更健康、更聰明,“兒童醫療”就必須有全新的思維。

也由於上述環境的轉變,很多鄉鎮地區,沒有夜間兒科急診服務。如果幼兒夜間發生緊急事故,半夜必需要到幾十公里外的醫院看診。各層級醫院內的兒科一直都是屬於無利可圖的科別,因此兒科醫師及其主管們在醫院經營者面前往往不被重視,使得願意從事兒童醫療的醫師越來越少。現在兒科已從過去競爭激烈人人稱羨的“四大熱門科”之一,變成冷門科,這些情況如果不能予以正視改善的話,台灣即將步入沒有兒科醫師為我們下一代兒童健康把關的窘境。這類令人擔憂的情形,雖然有其社會因素造成,但種種忽略兒童醫療的政策,也必須要負很大部分的責任。

例如,醫策會在SARS之後,大力推動標榜“全人醫療”(俗稱的PGY1)的住院醫師訓練計劃中,卻將兒科訓練排除在外,真是不可思議。眾所周知,在先進國家裡,內、外、兒科絕對是初級醫療照護以及全人醫療的最大支柱,沒有健康的兒童,就沒有明亮的將來。兒科醫界雖已屢屢為此向主管機關建言,但均未獲積極回應。台灣1998年因腸病毒而死亡的幼兒數遠遠超過2003年SARS死亡的人數,而2000年後,台灣每年仍有20名左右的兒童死於腸病毒重症,醫策會可曾為此作過任何關懷,提出任何對策?
健保局準備要實施的“指示用藥不給付”及“自我療護”政策,對兒童醫療更是重大傷害,並對社會造成誤導。兒童的發燒不能都用一句“感冒”來打發,敗血症、腦膜炎、肺炎、骨髓炎、尿路感染、心肌炎、川崎病等致命而且病情會急速變化的疾病在初期都可能用發燒來表現,所以在講求兒童醫療品質的21世紀,兒童的命運不應交給未經專業訓練且不熟悉兒童身體檢查的醫師。

在美國,每個城市至少有一家兒童醫院,而且這家兒童醫院往往是城市品質最重要的指標之一,日本亦然;連對岸的中國也有50家兒童醫院。在美國,前10名評鑑最佳的小兒科,有8家是『兒童醫院』的型態。兒童醫院在服務、研究及教學的表現均遠比綜合醫院的兒科來得為佳。但反觀國內,『長庚兒童醫院』於1993年開幕,1997年正式核准登記,但隨後『彰化基督教醫院兒童醫院』及『中國醫藥學院兒童醫院』於2004年開幕,均由於不合時宜的法令等種種限制,無法登記為『兒童醫院』。台大兒童醫院也因同樣原因被教育部改名為『兒童醫療大樓』。更甚者,新制的教學醫院評鑑,並無單獨評鑑兒童醫院的法令,如此將使表現更佳的兒童醫院,只因為沒有完備的成人科別,其評鑑層級反而低於附屬於綜合醫院的一般兒科,我們也要誠摯地呼籲政府,法令規章的制定應跟得上醫療體系演進的腳步,而且要放遠眼光,讓這幾家軟硬體均專為兒童設立的醫院,能名正言順地稱為兒童醫院。

有健康的兒童才有國家光明的未來,兒童的健康則繫於優質的兒童專業醫療。我們無法坐視台灣的兒童醫療繼續沈淪,因此謹代表全體兒科醫師提出呼籲:

  1. 不應用成人的角度看待兒童醫療,政府的相關政策當以兒童為本位;
  2. 法令規章應該考慮兒童的特殊需求,兒童醫院需要正名,也需要獨立的評鑑標準;
  3. 健保局應明文規定三歲以下幼兒的第一線醫療應由兒科專科醫師負責。